冰上演绎人间悲喜剧奥运六金王还是“叛国贼”

2020年5月17日 0 Comments

作为短道速滑历史上最伟大的选手之一,他在赛场内拥有强大的统治力,赛场外却一度背负着“叛国贼”的骂名

天才的故事,通常有一个不同凡响的开局

不过仅仅过去5个月,他就宣布复出,且在2019年11月的世界杯盐湖城站中夺得两金

一个月后,安贤洙便如愿参加了自己的第一届奥运会——盐湖城冬奥会

但在加入俄罗斯国籍后的初期,维克托-安的状态却并不好

另外,如果比赛规则中允许在加时赛进行额外换人,各队将有一次额外换人机会,换人可在加时赛开始前和加时赛半场时进行

上月意大利裁判协会曾表示,由于视频助理裁判(VAR)通常要在拥挤的车厢或临时移动式工作间里工作,这样的工作方式在疫情期间是一种潜在的健康危害

遭遇严重伤病、长期远离赛场,让昔日的天才少年安贤洙变身维克托-安后不得不从头开始

甚至在一些重大的国际赛场上,不止一次出现过队员公开内讧的场面

”维克托-安说

不论时间过去多久,人们谈论安贤洙的时候,都绕不过去两件事,一是他传奇的赛场经历,二是他改换国籍,成为一些韩国人口中的“叛国者”

2014年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决赛,俄罗斯包揽冠亚军,安贤洙以1分25秒325夺得金牌,格里格列夫以1分25秒399夺得银牌

霉运并未就此终结,当安贤洙伤病痊愈准备重返赛场时,他所在的俱乐部却因资金问题解体

初登世界大赛的挫折,并没有让安贤洙就此沉沦

安贤洙(蓝)在比赛中

“当我来到这的时候,整个俄罗斯队非常友善,也很团结

当日,第22届冬季奥运会闭幕式在俄罗斯索契的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

中新社发 富田 摄个中细节,除了当事人之外,或许外人很难了解全面

毕竟2018年平昌冬奥会正是在他曾经的祖国——韩国举办

不过《晚邮报》表示,阿莱格里具体执教哪一家豪门,尚是未知数

对于他来说,站上赛场然后取得胜利,似乎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这时候,他和韩国滑冰协会之间的矛盾,也日趋白热化并被媒体公之于众

这让很多韩国观众心情复杂,有人继续骂他是“叛国者”,而也有人开始反思韩国短道速滑内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德甲已经宣布将于5月16日重启,中超联赛的重启也被提上日程

中新社发 富田 摄在维克托-安加入之前,俄罗斯短道速滑队并不算强队,他们从未在冬奥会获得过金牌

《进球网》则分析,曼城本赛季战绩不佳,也存在一定的换帅可能,换句话说,阿莱格里可能的下家基本确定是在曼市了

在他和队友为平昌冬奥会做最后的冲刺备战时,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决定,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会

入籍俄罗斯后,安贤洙为自己改名为“维克托-安”

短道速滑历史上最伟大的女子选手之一王濛曾说,看了维克托-安的这段经历觉得心酸,“我认为他是冰场一个传奇,无论你禁不禁他赛,都磨灭不了他为短道速滑世界格局做出的贡献

有媒体报道,在备战都灵冬奥期间,安贤洙在男队遭到孤立,无法与他们同吃同住,而只能和女队一起训练,甚至一度传出安贤洙在队内遭遇暴打的消息

年少的安贤洙飞速成长,逐渐向世界展现他的天赋

在俄罗斯那些寒冷的夜里,他流过汗、流过泪甚至流过血吗?或许吧,不过好在金灿灿的冬奥金牌,给了他最甜蜜也是最复杂的报偿

媒体报道,这个决定,让他接连一个月辗转难眠,安贤洙说:“做这个决定,比拿三块金牌还要难得多

2014年1月19日,欧洲短道速滑锦标赛在德国德累斯顿举行

中新社发 富田 摄而韩国男队在本届冬奥会不但表现不佳,他们在赛场上超越时出现危险动作以及对其他选手犯规被判罚的现象时有发生,备受非议

其实不论是哪一种解读,都注定了他以后的人生要与“国籍”、“赛场”纠缠不休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年轻的韩国选手李正秀在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和1500米两个项目上摘金,风头一时无两

韩国短道速滑队,一直以来都是世界范围内的强队之一

这一幕也被当时在看台上的韩国短道速滑队主帅全明奎看在眼里